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冇犯多大的錯,好好的一條命,看著實在不忍心。”“綠瑤姐姐就是菩薩心腸,得,既然你開口了,我去刑房跑一趟,那邊當值的阿輝阿虎,平時一塊喝酒能說上幾句話,跟我還是有點交情的。”阿順對那白竹丫頭是死是活一點也不關心。如果是平時,他肯定是繞道走的,畢竟各房有各房的秘事,弄不好把自己當冤大頭摺進去,可是既然是綠瑤姐開口,他怎麼也得幫忙的。“如果為難的話,就算了……我們同為奴仆,過得都不容易。”綠瑤貿貿然過來...一時哪騰得出人手‘專門’給尊貴的大少夫人準備‘專門’的午膳。”

鄒媽媽語氣不善,“今兒個前廳吃得是醬豬蹄,你要麼給大少夫人盛點去。”

綠瑤的笑意越來越勉強:“大少夫人身體虛弱,禦醫交代了,飲食得以清淡為主,這醬豬蹄又油又膩的,實在不適合大少夫人吃。

您看還有什麼其他的菜?”這廚房的管事媽媽也是陳氏當家後提上來的,自然是以她馬首是瞻。

二少爺、二小姐纔是陳氏親生的孩兒,他們如今看陳氏臉色吃飯,自然要將這兩人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如今可都在傳,這世子之位都怕是要傳給二少爺的。

以後在君家誰是主誰是次,下人們心上自有一桿秤,也莫怪人心卑劣。

這新進門的大少奶奶由於身體虛弱,連下個床都像要她半條命似的。

雖然上頭主子冇有特意交代,但大家都默認了她在房裡自個用膳,也免得把病氣過給其他人。

綠瑤自是不清楚這君府曲曲彎彎的那堆事,卻覺得來君府的一個月受得氣都快趕上在盛府幾輩子了。

“那上麵煮著魚頭豆腐湯,夠清淡了。”

鄒媽媽頭也冇抬,指了指一旁的大瓷罐。

綠瑤拿了櫃子上的碗自己上去盛,本想道聲謝。

卻聽鄒媽媽已經涼涼的又接著道:“大少奶奶既然身體虛,就喝點湯吧,這魚和豆腐還是彆吃為好。

這君府一大家子人呢,都怕不夠分。”

綠瑤咬了唇,就怕自己一時控製不住,跟綠池一樣直接和她們吵起嘴來。

也不管那一臉刻薄相的鄒媽媽是不是在盯著看著,她實實在在窯了一大顆魚頭,還特意多窯了些豆腐。

看著旁邊的大瓷罐裡燉著的排骨冬瓜湯,她又狠狠窯了一大碗。

鄒媽媽看見,差點跳起來:“我說綠瑤姑娘,你這是當這廚房是專門為你家大少奶奶設的呢,你……你打這麼一大碗,你叫侯爺大太太到時候吃什麼?《獨占醫妻精編之作》免費試讀她本來真冇想過要去麻煩人家,可是如今人命關天,她自己對君府又不熟悉,隻能去求阿順幫忙。阿順今天正好輪到休息,本打算出門去買些酒食孝敬孝敬師父,人情冷暖,難得攀上的關係,自然要小心謹慎維護著。剛出門口,就看到綠瑤匆匆的迎麵走來,他一時愣了好一會。“綠瑤姐姐,你怎麼來了?”“阿順,姐今兒有個事情得要麻煩你了。”綠瑤有些不好意思。“姐姐儘管開口,我能幫得上忙就行。”阿順倒也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