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心卻早已經飛到當年與父親林玄以及妻子秦沫沫蝸居的那棟貧民樓房。“五年前,我和父親被逐出海市林家,流浪數月,狼狽如狗,好不容易在市有了一個安之所!”“可是,我卻被人下藥與一個人發生關係……讓遭人唾棄……”“五年了,我已經不是當年任人欺辱的年……爸,你放心,林家欠我們的,我會讓他們十倍還回來!”“沫沫,當年,我讓你盡屈辱……我欠你一個道歉,更欠你一個婚禮,這一次……我一定會十倍百倍的補償!”近鄉心更怯...市機場,烈日當空!

數百輛勞斯萊斯排兩排占據著道路兩旁,宛如兩條黑蛟龍綿延而去,不到盡頭。

車子旁,市各界頂級大佬和英們西裝革履、敬畏而期盼的盯著那機場出口。

他們一個個已經被烈日曬得汗流浹背,可是卻沒有一人不耐煩。

市首劉青華目不斷的看著通道,又不斷的對著邊的人低喝:“所有人給我站直了!”

“按照計劃,尊主一出現,禮炮轟鳴,禮花齊放、掌聲!”

“千萬不要給我出紕!否則,給我卷鋪蓋走人!”

他已經被嗮得滿臉通紅,可是卻彷彿未察,眼眸之中既是激,又是帶著不安!

尊主歸來!

上頭要他迎接尊主,這是何等的榮耀?

若非尊主低調,這場迎接,本不到他!

新來的書從未見劉青華這種狀態,不由得好奇的問道:“老大,我們……我們要迎接的是什麽人啊?這規格已經超越規定,甚至是前所未有。我記得去年上頭下來的那位五星戰將都沒有這般待遇啊!”

劉青華猛的看向書,嚴厲嗬斥:“五星戰將?五星戰將在他麵前……就是個屁!”

書李渾一,差點癱在地上。

“戰將之上,乃是九大戰神……九大戰神縱橫四海,威名赫赫……可九神之上,他……為……尊,戰尊!現在,你懂了嗎?”

“戰……戰尊?”書嚨滾,卻再也不出一個字。

此刻,機場之外,著迷彩,背著揹包的林峰輕輕轉頭,凝視著這堪稱前所未有的盛大迎接場麵,眉頭微微一皺,隨即拿出電話:“告訴他們,我已經出機場了。”

“另外,告訴他們,這場迎接,我看到了……不錯!”想要掛電話之際,他想了想又補了一句。

四海八荒,我為尊!

林峰就是那位戰尊!機場外,正為他舉行前所未有的迎接儀式,可是他卻已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眾人的包圍之外!

闊別五年,他終於歸來!

當年離去,狼狽如狗。如今歸來,市首相迎!

然而,他的心卻早已經飛到當年與父親林玄以及妻子秦沫沫蝸居的那棟貧民樓房。

“五年前,我和父親被逐出海市林家,流浪數月,狼狽如狗,好不容易在市有了一個安之所!”

“可是,我卻被人下藥與一個人發生關係……讓遭人唾棄……”

“五年了,我已經不是當年任人欺辱的年……爸,你放心,林家欠我們的,我會讓他們十倍還回來!”

“沫沫,當年,我讓你盡屈辱……我欠你一個道歉,更欠你一個婚禮,這一次……我一定會十倍百倍的補償!”

近鄉心更怯!

還未靠近,林峰已經看到那座貧民房,剎那間,就算麵對萬千敵人都不曾膽怯的他,有些張。

貧民房依舊如故,無數拆遷,卻依舊沒有拆到那裏!

“那是?”忽然,林峰頓住腳步。

那座貧民房的屋簷之下,一個蓬頭垢麵的老頭被一滿是鏽跡的鐵鏈拴著。

就像一條狗一樣,在那裏汪汪汪的。

他麵前,幾個無良青年哈哈大笑:“哈哈,林老頭,,再一個,老子就給你包子吃!”

“對,,繼續,大聲!”周圍的青年大聲附和。

“汪……汪汪汪……包子,汪汪要吃包子!”那老頭張大像狗一樣大。

“哈哈,好,好,很好!繼續!”幾個青年肆無忌憚大笑。

一個青年掏出一個包子咬一口,然後吐在地上:“吃,這是獎勵你的!”

老頭不擇食,抓起地上髒兮兮一口包子趕往裏放!

“哈哈,包子吃了,要不要喝水啊?”那青年再度哈哈大笑。

“汪汪汪,水,汪汪要喝水!”老頭張著,眼的看著那個青年。

“哈哈,兄弟們,林老頭要喝水,大家趕放水!”青年大笑,直接拉開子拉鏈。

尿直接從老頭的腦袋灌下去!

“你們找死!”一聲震怒的嘶吼從林峰口中響起,他瘋狂的衝過去!

他認出來了!

那被拴在門口,像狗一樣的老頭是他的老父親——林玄!

“不好,被人發現了,走,快走!”那群青年驚慌失措,四逃散。

“跑?他麽的你們能跑到哪裏去?”林峰幾橫掃,那幾個青年直接飛了出去。

那幾個青年被踢飛後,瞬間知道自己絕對不是林峰的對手,一個個趕連滾帶爬準備逃竄。

“誰他媽敢走一步,老子打斷他的狗!”林峰聲音森然冰冷,讓原本逃跑的那幾個青年頓住形。

“大哥,饒命啊,饒命啊!”那幾個青年臉蒼白的跪在地上,苦苦求饒!

林峰沒有理會這幾個青年,他雙膝忽然一曲,轟的一聲跪在了林玄麵前!

這一跪,沙子和石頭刺破了他的子,鑽了他的皮,鮮滲了出來。

林玄已經不認識林峰,他彷彿得不行,不斷的抓著林峰的服:“汪汪汪,包子,汪汪要包子!”

林玄當年可是海市的翩翩爺啊!後麵流浪數年,依舊無法阻止他來自大家族的氣質……可是現在,他卻一個任人淩辱的瘋老頭!

為什麽會這樣?

林峰的緒在這一刻,有些失控,一把抱住林玄,眼淚從他眼眶滾落:“爸!你……你怎麽會變這樣了?”

爸?

那幾個跪在林峰邊的青年渾一:“你……你是林峰?”

“你不是消失五年,杳無音信嗎?怎麽就突然回來了?”

啪!

林峰猛然轉,隨手便是一掌,一個青年的臉骨直接凹陷下去。

“我隻是消失五年,我並沒有死!”

林峰的麵孔有些猙獰。

“為什麽這麽欺辱我父親,他惹你們了嗎?”林峰一字一頓,每一個字,他的緒都在竭力的製。

一個青年渾抖,驚恐的道:“他……他沒有惹我們,是……是秦沫沫,是你老婆秦沫沫要我們這麽幹的!”

秦沫沫?

林峰的表在此刻凝固,一縷一縷的青筋在他額頭凸起出來!倍的補償!”近鄉心更怯!還未靠近,林峰已經看到那座貧民房,剎那間,就算麵對萬千敵人都不曾膽怯的他,有些張。貧民房依舊如故,無數拆遷,卻依舊沒有拆到那裏!“那是?”忽然,林峰頓住腳步。那座貧民房的屋簷之下,一個蓬頭垢麵的老頭被一滿是鏽跡的鐵鏈拴著。就像一條狗一樣,在那裏汪汪汪的。他麵前,幾個無良青年哈哈大笑:“哈哈,林老頭,,再一個,老子就給你包子吃!”“對,,繼續,大聲!”周圍的青年大聲附和。“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