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院長不敢細想這其中的前因後果,隻是叮囑薑蟬好好保護好這塊吊墜,說不定以後還有大用。回到房間的薑蟬本就不像是在院長麵前表現的那麼的淡定,薑蟬將這封錄取通知書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小櫃子裡,還拿鎖鎖上了,就是擔心有調皮的孩子會無心翻到。作為院裡目前最大的孩子,雖說薑蟬並不認為有誰敢來翻的房間,但是防患於然。仰躺在不到一米的小床上,鐵床發出吱嘎的響聲,在這炎熱的午後無端地讓人心煩。薑蟬目凝視著天花板,腦中在思...這裡是城郊的一個孤兒院,非常地偏僻荒涼,周圍荒無人煙。正值暑假時分,林間的知了在撕心裂肺地著,無端地地人心煩意。

可是這炎熱的空氣,聒噪的蟬鳴似乎本就影響不到孤兒院中的那個清瘦的影。也就一米五幾的高,麵龐黑黑瘦瘦的,隻是的那雙眼睛,著與同齡人不同的幾分沉穩出來。

此刻正死死地盯著手中的那封錄取通知書,這是市一中的錄取通知書,薑蟬剛剛結束了中考,堪堪吊車尾地考上了市一中。

看著那鮮艷的錄取通知書,薑蟬的目很平靜。對麵的院長麵不忍:“薑蟬,院裡也是沒有辦法,能夠將你們這幫孩子養下去就已經很艱難,孤兒院又長年沒有人捐款捐……”

“院長,我明白的。”薑蟬止住了院長的話,“您能夠讓我讀完初中我已經很激您了,後續念書的事我會自己想辦法的。”

雖然說是九年義務教育了,但是除了學費書本費以外,其餘的夥食開支,哪樣不是需要錢?所以對於院長的難,薑蟬是能夠理解的。

再說了,就算真的撞大運考上了,也從開沒有想過說讓院裡再出錢供念書的,本院裡就經營非常地困難了,不能夠再雪上加霜。

薑蟬抿著,拿起那封通知書:“我先回房間了,您不要太掛在心上,學費的事我會自己解決的,我會趁著這個暑假出去打工的。”

院長言又止,在看到薑蟬堅持的麵龐的時候,無奈地嘆了口氣:“你這孩子就是認死理,好了,你先去房間吧,要是真的能夠想到辦法,我也不會攔著你。”

薑蟬點頭:“我知道的,院長,像我們這樣的孩子,本就隻能夠靠自己的,您能夠庇護我這麼多年,我真的很激您。”

院長揮揮手,看著薑蟬消失在院子裡。嘆了口氣,手中的扇有一下沒一下地搖著,顯然讓薑蟬放棄念書也是很糾結的。

鏡頭轉到院長這裡,院長也就是六十多歲的樣子,年輕的時候就來到了這座孤兒院裡,為了這座孤兒院奉獻了的青春年華。

院裡的每一個孩子都是視如己出,能夠送他們念書的,都盡量地去滿足他們。雖然讀書不多,卻是知道知識改變命運這個道理的。

薑蟬是非常喜歡的一個孩兒,是院裡有的手腳健全的孩子,沒有什麼上的缺陷。為人也非常地努力,很上進。

這孩子在讀書之餘,還出去打零工,要不然按照的聰明程度,早就全額獎學金進了市一中,哪裡會是一個吊車尾的名次?

院長眼睛,也實在是沒有辦法,孤兒院需要運營,重點高中的學費本來就很高昂,院裡實在是負擔不起了。

現在隻能夠寄希於薑蟬真的能夠在院裡湊夠高中的學費了,否則的話也無計可施,院長已經在琢磨著要不要再打電話和以前的那些資助者聯係聯絡了。

要說薑蟬這孩子也是命苦,像孤兒院裡的孩子,基本上都是有這種那種的缺陷,但是薑蟬不是,非常地健康,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放到孤兒院的門口的。

院長還記得當初剛剛撿到薑蟬的時候,小小的一團,周的服倒是穿地不錯,脖子上還掛著一個蟬形吊墜,看著還不錯。

既然看著家境不錯,怎麼會將這樣的孩子放到孤兒院呢?院長不敢細想這其中的前因後果,隻是叮囑薑蟬好好保護好這塊吊墜,說不定以後還有大用。

回到房間的薑蟬本就不像是在院長麵前表現的那麼的淡定,薑蟬將這封錄取通知書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小櫃子裡,還拿鎖鎖上了,就是擔心有調皮的孩子會無心翻到。

作為院裡目前最大的孩子,雖說薑蟬並不認為有誰敢來翻的房間,但是防患於然。

仰躺在不到一米的小床上,鐵床發出吱嘎的響聲,在這炎熱的午後無端地讓人心煩。薑蟬目凝視著天花板,腦中在思考著如何在這有限地兩個月裡賺到高中的學費。

其實按照的績,

應該是不能夠隻考這麼一點分數的,隻是平時要忙著打工,花在學習上的時間難免就了很多,如今考了這樣的分數也怨不得別人。

薑蟬手背搭在眼睛上,想著明天應該去哪裡打工呢?如今也不過才十四歲,要不是院長虛報了的年齡,當初本就不能念書的。

所以現在薑蟬份證上的年齡就是十六歲,這個年齡有點尷尬,還沒有年,一般的工作人家還真不敢雇傭,生怕又是一個雇傭工的罪名。

良久,房間裡才模糊地傳出一個聲音:“唉,一文錢難死英雄好漢哪!”

了口的蟬形吊墜,平復了下心神,要不明天先去莫叔的餐館看看?雖然說莫叔的餐館也賺不到什麼錢,但是總比沒有來的好啊。

打定了這個想法,薑蟬出紙筆,開始做著一步步地規劃……

第二天,天才矇矇亮,薑蟬就早早地起床,收拾一新後,穿上目前最新的一件服,還是去年好心人捐贈的。

隻是再新的服,在經過長時間的洗滌後,也難免褪變形,如今看著也隻能夠說是乾凈。薑蟬抿抿,就希今天出了去莫叔的餐館以外,還能夠在其它地方再找個工作。

孤兒院的早餐非常地簡單,白米粥,院裡自己種的黃瓜,加點鹽拌了下。薑蟬頭也不抬地喝粥,院長看著薑蟬的打扮,無聲地嘆了口氣。

一個六歲左右的小男孩兒走到了薑蟬的邊:“姐姐,你今天要去哪裡啊?”

這個孩子是一個先天地兔,明明隻是一個小手而已,隻是院裡的經費實在是張,本就沒有能力去做,院長隻能夠寄希於以後有好心人的資助,能夠讓安安去做好手。翻到。作為院裡目前最大的孩子,雖說薑蟬並不認為有誰敢來翻的房間,但是防患於然。仰躺在不到一米的小床上,鐵床發出吱嘎的響聲,在這炎熱的午後無端地讓人心煩。薑蟬目凝視著天花板,腦中在思考著如何在這有限地兩個月裡賺到高中的學費。其實按照的績,應該是不能夠隻考這麼一點分數的,隻是平時要忙著打工,花在學習上的時間難免就了很多,如今考了這樣的分數也怨不得別人。薑蟬手背搭在眼睛上,想著明天應該去哪裡打工呢?如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