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個男人!腦子裡想到這點,司嫻的眼神又冷了下去,“你對昌茂縣熟嗎?”“小時候在那裡住過很多年。”顧堰辭如實回答。司嫻嗯了一聲,語氣愈發地冷,“帶我去實地考察一下,如果真的如你所說,那地方適合開發市場,你的提議我會重新考慮的。”扔下這話,司嫻便掛斷了電話。顧堰辭則是顧不上鬆口氣,又立馬給雲新春打了個電話。得知事情有了轉機,雲新春感動得眼淚漣漣,“卿卿,你……二姨不知道該怎麼謝謝你了。”蔣婷也道,“卿卿...外的陰沉冰冷,氣壓低沉得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前麵開車的司機心都在打鼓,開車之餘,還要小心翼翼從後視鏡去看司嫻的表情變化。

越謹慎越慌張,一個不小心,麵前突然衝過去什麼東西,嚇得司機猛地往左邊打了把方向盤。

巨大的慣性下,顧堰辭毫無防備,整個人直接撲進了司嫻的懷裡,兩隻手撐在他的西裝褲上。

隔著布料都能感覺到他身上那股蓬勃的體溫。

更尷尬的是一瞬間,顧堰辭臉頰爆紅,趕忙從司嫻身上爬起來坐好。

“不好意思宴少,你冇事吧?”司嫻緊緊抿著薄唇,扯過旁邊的財經雜誌放在了腿上,臉色陰沉沉地,“冇事。”

可實際,心裡早已經驚濤駭浪。

他真是瘋了,居然會因為這個女人,因為這種事情,不自覺地有了反應!“要是這點山路都開不明白,你還是趁早收拾東西滾蛋吧。”

司嫻心口憋著團怒火,朝著前頭的司機冷冷出聲。

司機嚇得都快哭出來了,“對不起宴少,剛纔好像突然竄出來一隻鬆鼠,我才失手的。

我以後一定注意。”時間趕過去。而她則第二天一大早,到高速公路口去等司嫻了。昌茂縣是個很偏僻的小縣城,從京市開三個小時高速之後,就要開始轉山路,地形還十分複雜,冇有本地人指路,路上容易出事的。顧堰辭計劃的是等司嫻開車過來了,就給司嫻當司機。可冇想到的是,等那輛熟悉的黑色邁巴赫出現在麵前時,顧堰辭才注意到,車上已經有一個司機了。而司嫻就坐在後排,一臉悠閒淡然的模樣。“宴少。”顧堰辭打招呼,下意識想去拉開副駕駛的車門坐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