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院給出結果,傷眼引發了眼炎,五年來神經壞死大半,牽連到好眼。醫生說,說1年,多說3年,劉弟的另一隻眼也要瞎了。還無藥可治。“命運坎坷,年紀輕輕變盲人,還不如死了算了。”劉弟自嘲一笑,了太,將假眼練的塞回了眼眶。但他冇有注意到,已經就位的假眼中,忽然閃爍起細的電流!走出暗的巷子,麵前的街道車水馬龍。沿街商販在吆喝著,行人川流不息。正當劉弟悵然世間無時,右眼突然傳來鑽心劇痛!像是假眼後側出了無數手,正...“我劉弟,弟弟的弟。”

“我今天來,就是想看看,我還能活多久。”

小巷的算命攤位前,一名著普通的年輕人,心灰意冷的對著麵前的算命先生說道。

旁邊立著一麵旗幟:算儘天下事,悉禍福間。

算命先生推了推小墨鏡,理了理八字鬍,目閃爍的看向麵前的年輕人。

“小夥子,我看你右眼眼底白閃,目不斜視,應當是天運星照耀,不出三日,你有一樁大機緣。”

算命先生深沉道:“小兄弟,你即將崛起,何來的生死一說呢?”

“先生,我那是一隻假眼。”

劉弟輕輕歎了口氣,而後他練的在眼眶一,右眼球咕嚕一聲掉落掌心,眼窩隻剩下個滲人的黑。

“你看。”小夥把手一。

“我去”

算命的軀一抖,“怪不得目不斜視,原來是塑料的”

劉弟無奈道:“雖然你說的一點都不靠譜,但是我就當聽一番吉利話了。”

劉弟隻有一隻好眼。

三年前他在酒吧見義勇為,為了救一名被小流氓圍堵的姑娘,被人用碎酒瓶子直接捅在了右眼裡。

眼球直接摘除。

從此便帶上了一顆假眼。

但好人冇好報。

上午醫院給出結果,傷眼引發了眼炎,五年來神經壞死大半,牽連到好眼。

醫生說,說1年,多說3年,劉弟的另一隻眼也要瞎了。

還無藥可治。

“命運坎坷,年紀輕輕變盲人,還不如死了算了。”

劉弟自嘲一笑,了太,將假眼練的塞回了眼眶。

但他冇有注意到,已經就位的假眼中,忽然閃爍起細的電流!

走出暗的巷子,麵前的街道車水馬龍。

沿街商販在吆喝著,行人川流不息。

正當劉弟悵然世間無時,右眼突然傳來鑽心劇痛!

像是假眼後側出了無數手,正沿著眼窩狠狠的鑽向大腦!

‘自我進化完,開始融合腦神經。’

劉弟痛苦閉目,一個踉蹌坐在了街旁的長椅之上。

不知道與那種大腦碎裂的疼痛對抗了多久,當劉弟再次睜開雙眼時。

一切天翻地覆!

視角中,大街上的景依舊。

隻是天地之間無數藍程式碼憑空飛過之後,一切景都被清晰的標出了各項資料!

眼中的世界宏大瑰麗,藍的數值麻麻。

汽車的行駛速度、樓房的高度、行人的高重、風的流速、樹葉的數量,像是憑空捲起了一場數字風暴。

“嘻嘻,劉弟你好!”

突然,劉弟的腦海中響起了一個小男孩的聲音,清脆空靈。

“我是你右眼中的超級電腦,現在與你的腦神經融合,為了這世界上唯一一個會獨立思考的人工智慧。”

“我還給自己起了個名字——魔!”

再加上腦中可的小男孩聲音造的反差,這一切讓劉弟直接愣在當場!

“發生了什麼?”

正當劉弟恍然時,視角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紅的圈,直接鎖定了不遠的一個紅短。

“劉弟,現在冇時間解釋,2分50秒後,這名姑娘將會腦漿塗地!”

腦海中的小男孩聲音再次傳來,“劉弟,拿起你邊攤位上的蘋果!”

“腦漿塗地?蘋果?你在說什麼?”

劉弟一愣,大約十米之外的正抬頭,優雅的走在路邊,鮮紅的短,妖嬈的段,儼然是這條街上最亮麗的風景線。

本冇有任何危險的征兆!

“我來推演給你看!”

魔的聲音剛落,劉弟的視角中再次出現一個圈,鎖定了劉弟旁水果攤上的一顆翠綠蘋果。

小販的不經意,使蘋果開始滾,沿著攤位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一名剛巧路過的老者,微微一笑,好心的幫著攤販撿起蘋果。

在老者彎腰的瞬間,前的派克鋼筆落地麵。

骨碌碌

鋼筆滾了15米,停在了人行道中央。

30秒後,一名小夥子騎著山地自行車經過,前剛好在了鋼筆上。

自行車的前打,小夥子一個失控,摔在馬路一側。

一聲刺耳的剎車聲傳來,一輛時速70km的小轎車,為了躲避自行車小夥子,猛的打了一下方向盤!

高速行駛,加上突然轉向,使小轎車失控,直接衝向路邊的紅!

嘭!

紅短完全來不及反應,被小轎車重重的撞擊,軀高高飛起,落下時,額頭不偏不倚的撞在了馬路牙子上!

啊!

行人驚恐的尖傳來,大街上一片混!

撿蘋果的老者手中還握著青青果,自行車小夥子也剛剛起。

小轎車的引擎蓋變形,冒著濃濃白煙。

那名短則是腦漿迸裂,當場死亡!

劉弟一瞬間寒倒立!

下一刻。

劉弟視角中起一陣波紋。

景慢慢虛化,變了一串數字程式碼,轟然消散。

一切回到現實。

劉弟右手邊就是那顆青蘋果,遠的老者正在悠閒的走來,前銀筆帽反著一閃一閃的芒。

短還在仰著下趕路。

自行車年還在10米開外。

視線的上角現實著倒計時:1分40秒。

“這是真的嗎?”

劉弟怔怔出神。

“剛纔是我據是現實況推演出來的虛擬畫麵,隻有你可以拯救那名孩!”魔的聲音打破了劉弟的呆滯。

蘋果已經開始滾!

劉弟不在遲疑,一手將那顆青蘋果牢牢握在手中!

接下來,鋼筆老者和自行車平安的與劉弟而過。

那輛超速的田轎車也轟鳴著穿過大街,揚長而去。

一切如常,人們渾然不覺。

冇有車禍!

冇有死亡!

街道跟無數個清晨一樣,匆忙,而又平靜!

劉弟死死的盯著安然無恙的短,心中久久不能平息。

短發覺到劉弟的注視,眉頭一皺,“切,臭流氓!”

哢嚓。

劉弟愣愣的咬了一口手中的蘋果。

滿口的酸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真實的!筆帽反著一閃一閃的芒。短還在仰著下趕路。自行車年還在10米開外。視線的上角現實著倒計時:1分40秒。“這是真的嗎?”劉弟怔怔出神。“剛纔是我據是現實況推演出來的虛擬畫麵,隻有你可以拯救那名孩!”魔的聲音打破了劉弟的呆滯。蘋果已經開始滾!劉弟不在遲疑,一手將那顆青蘋果牢牢握在手中!接下來,鋼筆老者和自行車平安的與劉弟而過。那輛超速的田轎車也轟鳴著穿過大街,揚長而去。一切如常,人們渾然不覺。冇有車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